ANZXL

一个透明小白写手
一点都不高产更文慢
贴吧@爱南在新里
微博@阿寻真的很烦躁

【平和】《岁月和解》

《岁月和解》


文/ANZXL


配对/服部平次&远山和叶


篇幅/短篇


[生活没有什么巨大的情节,只是一些微小的细节。]


///一场将落未落的雨///


一定快要下雨了。


空气沉闷得让人浑身不舒服,迎面而来的风一阵冷一阵热,极不稳定的气流里也开始夹带了些零星的雨丝。


天被云压得很低,浓重的云层似乎快从天穹掉下来一直要砸到远山和叶的脑门上。远山和叶走在街上,突然抬起了手,她当然不是害怕云层真的掉落下来,她只是伸手拨了拨垂落在眼前的细碎刘海。...


【新兰】《八月之光》

*2018新兰吧夏季征文

*所选主题是留白


《八月之光》

文/ANZXL

配对/工藤新一&毛利兰

篇幅/短篇


☾//Part one//


春季新学期开学的时候,日向奈听前座最喜欢八卦的男生说他们年级转来了一位数学老师。彼时日向奈正用左手掌撑着下颚,春风从半开的窗户中柔柔地吹过来,她被吹得有些困,但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前座男生和其他好奇的女生的议论。

“听说是位气质相貌和身材都绝佳的男老师哦——”

“昨天开学典礼的时候我好像有看到他,真的很帅气——”

“没想到我们这种偏远小地方也会转来这种帅哥老师——”

日向奈眨了眨眼,前边一群人细碎的议论就在她一次又...

【李泽言×你】《吻》

*短小的甜饼
*偏小性感的文风(?
*七夕快乐!!

你看到刚进门的李泽言微微愣了一下,那神色很奇怪,有一闪而过的惊艳,也有两三分调笑。把眉微挑,你颔首侧目看向放在桌面上的镜子。仅是目光相逢一秒你便明白了李泽言眼底的调笑——本应是红唇白齿,却有了混杂。你盯着镜中自己沾了口红的牙齿,嗔怪地瞪了朝你步步走近的李泽言一眼。

身着礼服的男人迈着步子向你走近,并没有因为你的目光而顿住步子,他淡淡地笑着,一步步靠近。这时你才注意到他这一身好看的礼服,依旧是往日里他爱穿的黑色,领带也是平日里他爱用的白灰条纹的样式,滑顺的面料随着抬腿落腿的动作而起了细密的褶皱,勾勒出男人好看的身形。你想,假如这是电影,这一刻一定要...

【李泽言×你】《爱的致意》

*偏sexy(?)的文风,算不上非常清水也基本不算r向

*时间设定是在“极暗之时”这段风暴过后

*因为不知道有啥敏/感/词…(我觉得完全不r向啊……)所以只能走石墨文档惹,麻烦夫人们戳下面链接(。 ́︿ ̀。)👇

https://shimo.im/docs/qvQy8PvUZTQde7oD



这篇文差不多有两万字,所以如果有夫人能看完,真的非常感谢,向你们比心心!!
下面将是一些碎碎念,跟正文无关,可以不用阅读❤
这篇文真的写了很久,本身其实算是一个清水写手完全不会写偏性感的文orz这篇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挑战,我中途有一段卡了很久。这文前后总共写了一个多月,我也终于体会到了磨文的快落!(但是感觉不...

试一下,看看能不能被看到_(´ཀ`」 ∠)_
为了表明我并没有死我来试试这个文档能不能被看到(捂脸(._.)
一个新兰长篇,一直在贴吧更新来着,注明一下(虽然觉得不打tag应该没啥人能看到哈哈哈

👇

https://shimo.im/docs/aAo4Sr3OyDUlhLh8

【李泽言×我】《evol非正常纪事》

*女主ooc
*文笔奇怪(。
*赶在被新剧情虐死之前的甜饼试探(。

***

李泽言最近跟我说他这几天经常做噩梦。

我说那是老天对他前几周做的坏事的惩罚。

他瞥了我一眼,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,缓缓吐出两字:“白痴。”

我没搭理他,慢条斯理咬着面前的三明治,看着他自己把领带打好,穿上西装外套,再看着他习惯性地看手表,然后走到门口,朝我挥一挥手,“走了。”

“就不能再加几个字吗?”我吃完最后一口,提高音调抱怨。

“……”李泽言在门口愣了几秒,然后向我投来目光,“孩子他妈?”

要不是挺着一个大肚子,我早就拍案而起了,“是夫人!!!!夫人!!”

眼底闪过一丝调笑的意味,李泽言乖乖听话,“夫人———”

故...

【李泽言×我】《别扭怪李先生》

*女主ooc

*日常向杂乱无章乱七八糟小甜饼(。

*一个奇怪文风的尝试


=1=


李泽言是个别扭怪。


他从来不说爱我。


不论是工作汇报的时候还是外出约会的时候,李先生总是不苟言笑,而且很多时候跟我对比之下他总是过于沉默寡言。上个月的汇报完成得非常好,但他没有笑,只是维持他一贯的姿势,双手交叠,双肘支撑着桌面,然后抬起他那双深邃的眼看我。


他的睫毛好长,衬托着他狭长的眸,真的非常漂亮。我有点失神。


像是察觉到我的分心,眼前人的眼眯了眯,眉心微微蹙起,“你又在想什么?”...


【新兰】《始终》

*2016年新兰吧夏季征文

*所选主题是start


[///Begin///]

  天正下着点小雨,他从旅馆出来的时候恰好被绵密的雨丝扑住,潮湿的水汽萦绕在他的鼻翼和面颊,带来一阵偷偷潜入的寒冷气息。他伸手将大衣拉紧以阻挡寒意,却不加快脚步,只是不紧不慢地踩掉一个个步子,穿梭在街头。在他身后,是被夜雨浸上一层水色的伦敦夜景。

  夜色陆离繁华,街头灯光不仅驱逐黑暗,也勾勒行人的轮廓。他清癯的身影游走在人群里,突然缓缓停下,踱到路边伸手招来一辆Taxi。

  车门打开,关上。一切都像部老电影,黑白无声。唯一的台词是他向司机报出的目的地地址。

  空气是冷的。他吸一口气...

【新兰】《7》

*2017新兰吧夏季征文

*所选主题是无解


[///_妻_///]


  据说警视厅来了位贵客。


  刚退休一年的目暮十三接到电话后立马赶到了警视厅,匆匆步履停下的那一刻,警视厅耀眼灯光下的那位贵客正好抬起头与他的目光对接。目暮十三帽檐下的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突然流露出微微的笑意,一种经年过后瞧见老朋友的欣慰在他脸上缓缓蔓延开,最终化为一句淡淡的问候。


  “真的好久不见了。”


  那位贵客也回敬他一个笑容,黑色额发微微荡开,“好久不见,目暮警官。”


  温柔的东风从半开的窗中溜进,携带着几瓣粉红,...

© ANZXL | Powered by LOFTER